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廉政广角 >爱莲说
(散文)南国最相思
发布时间:2019-01-31   来源:dzw_xcb   浏览次数:

穿新衣贴对联,放鞭炮过大年,睡觉枕着压岁钱......小清新的记忆中,儿时过大年可谓天真烂漫,幸福满满。早早扳着指头盼,慢慢数着指头过。辞旧迎新中渐渐长大,直至入伍离家方知春节已换了“频道”,有了肩的责任、家的思念。      

而今,衣锦还乡,每每过年亲情浓浓,又甚是思念在南国军营过大年的一瓣心香,一份特殊的相思情结。      

我的老部队是享誉海内外的海军蛟龙突击队,常年守护隐没在碧海蓝疆,常态游弋护航在海盗出没的亚丁湾,火爆大片《红海行动》就有其风采酷炫的身影。驻地三亚,一个风景如画、生长相思豆的地方,满眼的海天蓝,处处绿的世界花的海洋。      

北国飘雪,南国如春。当木棉红与三角梅火火争宠时,春节总是锦上添花如约而至。那一刻,堪称人间最美最温的欢乐天堂。这方多姿多彩的福地,张灯结彩间早有多滋多彩的年味儿,好似当地深山远岸老村落自酿的糯米酒,绵柔香甜渐入浓烈。        

入俗不失特色的军营,文化的沉浸在“蛟龙人”的喜庆中。营区井然有序,椰树摇曳,芒果飘香,一侧时常挨揍的靶场,有了片刻的宁静。门前悬挂“利剑闪电”特别标志、一向威严的机关楼,披挂上海军特有的满旗盛装,营、连门前闪亮的大红灯笼和火红的对联,映红了官兵们甜甜的笑脸,淳朴的年味儿弥漫在荷尔蒙的家园。

年,像特战队员们悄然出击般已至眼前,两名风风火火的军政主官,少了威严多了笑脸。一个反复提醒“节日不忘战备、放假不放制度”。一个张罗忙年,不忘带着机关干事,哼着当地“久久不见,久久见”的民谣,沿崎岖小路,到附近村落扶贫慰问。

“干!干!干!”除夕夜大会餐,官兵们以水代酒举杯同庆,嗷嗷叫的号子整齐响亮豪迈干脆。“向国旗敬礼!”伴随灿美朝阳,大年初一团拜升旗仪式,喜悦中彰显庄严誓言。那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,宛若一团跳动的火焰。身着海洋战袍、脚蹬特种战靴的蛟龙们,情怀激荡心海飞舞。      

过年,改善伙食可谓大事,忙得最欢当数炊事兵们,因平时训练强度大任务重,特战队员们多为饭量惊人的“吃货”,炊事班主动征求大家“哪是你的菜”,让南国美食更有家的味道。人称“一把刀”、“又一勺”的班长阿贵,更是忙里忙外,操刀掌勺,挥汗如雨,拿手菜“芒果鸡”堪称一绝。

“走,到嫂子家吃饭去。”临时来队探亲团聚的军嫂、军娃们,给这座铁血军营和想家的兵捎来家的温馨。一盏盏温暖的灯下,吃着嫂子炒的菜、做的汤圆,聊着连队趣事,虽不能与家人团聚,军营独特的年味儿同样热烈醇香。那时尚无禁令,个别好酒老兵,总会借着拜年,悄悄上门喝两杯。    

“蛟龙人”大年重头戏,莫过上千人围坐灯火通明的球场,激情上演自编自演春晚大戏。年味、兵味、海味、南国味,味味俱全,喜感十足,像吃了包了糖的汤圆,甜到心。营与营、连与连较着劲扯着嗓子拉歌,更是声震云霄热闹非凡。击鼓传椰子、跳竹竿舞,朴实浓郁的风情透着兵的风雅。“万泉河水清又清……”踏着悠扬音乐,慰问部队的甜美姑娘们,跳起清泉妙曼的舞蹈。大嗓门队长大李,总能用大忽悠的幽默演唱乐翻全场。漂亮的“三军嫂组合”,一曲香气四溢的《茉莉花》,把一个叫“蛋蛋”的小军娃和小伙伴“特特”醉得蹦蹦跳跳流口水。那晚,暖风微拂,月色如洗。      

搬上舞台的搏击,历来是特种兵的拿手戏。不妨爆个料,那年大年初三,由大块头周教导员与矮他一头的凡连长对决的搏击赛激战正酣,这场看似“非对称”比赛,使现场紧张搞笑。在反恐连蔡连长等众人“加油加油”呐喊起哄下,台下探亲助威的周老先生坐不住了,见儿子周教导员接连“挨打”,赶紧叫停:“这大过年的不中”。周教导员则来了个大鹏展翅,轻声调侃人送雅号的“凡铁拳”:“真打呀,表演表演中不?”凡连长愣头愣脑甩出一句:“你当演‘二人转’呀,看招吧。”周教导员听罢,一记重拳反击。“好”、“好”,场下好一阵喝彩。周老先生这才竖起大拇指脱口道:“中”。      

军营年味儿来的晚走的早,欢欢喜喜并不是“蛟龙人”大年主旋律。有道:“居安思危,忘战必危”。肩负特殊使命的蛟龙突击队,远离了外面的精彩,放下了父母妻儿的温情,齐装满员地坚守岗位,战备执勤,枕戈待旦,有的还漂泊在亚丁湾逐浪护航。一家不圆万家圆,永远是“蛟龙人”本色情怀的无悔选择,无愧为欢乐安宁的保护神,无愧为突击向前的“国之利刃”。    

南国最相思,相思最南国。每每新春佳节,部队营区一隅的围墙上,总会盛开这样一种南国奇花,像一挂挂鞭炮,桔红桔红的很喜庆,当地人叫它鞭炮花。此刻,闻着空气中越来越浓的年味儿,好想用遥遥相思的情愫点燃它,鸣放一个老兵的拜年心愿,重温沙场练兵的枪炮声,与战友们一起聆听共和国岁岁平安的爆竹声……(市委第一巡察组 赵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