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淮安好家风
淮安好家风
  一篮特别的鸡蛋 岳子莹     春节前夕,一家人在客厅有说有笑看着电视,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家人的闲聊,老公看了一下手机说:“媳妇儿,中秋要送我螃蟹的那个刘总又来电话了,八成又是要送什么东西。”...
茅草屋里的传承 黄小银    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初的盱眙农村,曾经住了22年的茅草房。在我的记忆里,那墩破得不成样子的茅草屋,就像病入膏肓的老人,只有依靠几根木棍才能延续它的生命!   在那个...
 “一分钱”的大事   吴洪成   一分钱是最小面额的人民币辅币,它不起眼,即便丢在马路上,也很少有人捡,但这一分钱对我家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,因为它使我家形成了认真、细致、执着的家风,让我受益终生。 ...
2017-09-19
母亲的叮嘱
  母亲的叮嘱 陆士国     母亲出生贫寒,是随外公从外地讨生计来到父亲的村上,后经人提媒,才有了我们的家。所以母亲从骨子里同情穷人,“对穷人要好一些”是她一辈子挂在嘴边的话。   我们家住在桥头...
 两瓶洋河酒的故事 袁永泽     我的父亲是一位退休的工商干部,一位老党员。他的一生严于律己、对党忠诚,虽不曾订立家规,但他处处言传身教,以身作则,始终要求我保持清白做人、干净做事的优秀品德。 ...
2017-09-19
我的父亲母亲
我的父亲母亲 刘晓军     我的父亲、母亲已入耄耋之年,岁月在他们的身上、脸上无情地刻下深深的痕迹与烙印。年老了,体弱了,病也多了,皮肤上纵横交错的皱褶、松松垮垮的肌肉、拣菜时日渐颤抖的双手,甚至艰难得连一步...
  司马池,字和中,北宋名相、《资治通鉴》编纂者司马光的父亲。曾于北宋天禧二年任郫县县尉,第二年在郫县官廨里生下儿子司马光;后来他又担任多地的知府,以刚直不阿和清正廉洁名传后世。父子二人均为一代廉臣,且均与成都有着不解...